您所在位置:最新作品 >

支振锋:过不过圣诞节,在中国不是个“事儿”

    西方的圣诞节又来了。有的商家砍了松树、亮了灯,当做打折促销的良机;有的幼儿园家长忙着买袜子、偷偷装礼物,就是想逗逗小朋友们高兴。当然,也有商家尚未从“双11”“双12”的大卖中忙过神儿来,暂时顾不上乱七八糟别的节;或者还有的商家,已经在忙着冲春节的商机了。如果不是有男朋友、女朋友、小朋友需要哄一哄,大部分市民都在忙着朝九晚五,大部分农民都在“猫”着过冬。
    用一句网络流行语,都“9012”年了,圣诞节想过就过,不想就不过,这就不算个事儿。商家有商业经营的自由,公民有个体生活的自主,节不节的,过不过的,中国人早就过了需要“教师爷”的阶段了。政府也是一堆正事儿,美国的科技贸易打压,国内的增长动能转化,都需要应对;除了照常规提醒一下“安定祥和”,老百姓想咋嗨皮就咋嗨皮,乐见其成。就是这么淡定!
    “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”。从70年前新政权建立初期的被封锁被孤立,到广袤的北方边疆百万大军黑云压城,到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、滚滚大潮;从“外事无小事”,到每天都有无数内事、外事以至于成为平常事;从多年前的盲目排外,不久前还曾经弥漫的崇洋媚外,再到今天的气定神闲,无所谓“内外”,改革开放40年,斗转星移、沧海桑田的变化,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的发生的。以至于“日用而不知,习焉而不察”。但这实际上并不容易。
    中国近代以来以泱泱十数亿人进行的现代化转型,是这个地球上顶顶重要的事。但这个变革却也是地球上顶顶困难的事情。“唯成功者才能淡定”。很多事儿不再是事儿,是由于中国的“成功”。的确,以十数亿人口的规模,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,保持经济高速增长,而且还对内保持社会稳定,对外和平包容,没有进行过战争、侵略、殖民、掠夺。这在人类三百年近代化历史中,是所有大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孤例。是头一例,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例。斑斑青史,所有现代化的西方大国都双手沾满鲜血,与它们相比,中国崛起不仅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经济奇迹,更是绝无仅有的道德奇迹。揆诸历史,任何一个实事求是的实诚人都难以否认,虽然远不完美,但中国仍然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具有道德优越性的大国崛起。
    更值得关注的是,如果说经济是中国奇迹最靓丽的名片,而社会稳定则是中国奇迹最厚重的基石。政治学家曾言,“现代化是近代以来世界历史发展的潮流和趋势,是一个世界性的历史进程”,但“现代性孕育着稳定,而现代化过程却滋生着动乱。产生秩序混乱的原因,不在于缺乏现代性,而在于为实现现代性所进行的努力。”“如果一个国家出现动乱,那并非因为他们贫穷,而是因为他们想致富。”此为著名的“亨廷顿悖论”。
以十亿之众而进行现代化转型却又能走出亨廷顿悖论者,中国取得了同样不可思议的奇迹。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,在经济高速发展、社会急剧转型、矛盾易发多发的剧烈变革之世,竟然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。天地之间,人命最贵。2016年,我国每10万人中发生命案0.62起。有比较才有鉴别,2015年,美国的这个数据是4.88,法国是1.58,瑞士是0.69,德国是0.85;许多人津津乐道的北欧国家中,丹麦是0.99,芬兰是0.91,瑞典是1.15。中国0.62的成绩,世界排名第17位。可以说,中国是世界上命案发案率最低国家之一。2018年,美国民意调查公司盖洛普在142个国家和地区采访14.8万名15岁以上公民,基于居民自身的安全感,发布《全球法律与秩序报告》,中国获得88分,居民安全感排名第十。不管是外国旅客,还是本国居民,在中国都能放心地半夜“撸串”,女性也不用担心单身出行。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,安全已经习以为常,感觉理所当然。虽然“理所当然,习以为常”,真的是顶顶不容易的成果。
    那么多大事儿都办了,还在乎过不过圣诞节这种小事儿吗?所以,在今天的中国,过不过圣诞节,政府不关心,老百姓不care。过也好,不过也好,都是每个公民自己的私事儿。不值得大张旗鼓,也不必“友邦惊诧”。
    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,“耶诞节”被译为“圣诞节”,典型体现了这个民族的大度和善意。而在大历史背景下,过不过圣诞节,在中国真的不是一个事儿,本来也不该是个事儿。过了没人羡慕,不过也不会遗憾。这是历史的进步,也是中国人的幸运。爱过不过,自得其乐。我们应该保持这样的淡定,保持这样的从容。如果有一天,过不过圣诞节在哪里成了个“事儿”,那么,那儿恐怕是“真有事儿”了。


上一篇:廖 凡:在多边主义的旗帜下奋勇向前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杂志简介